香港中西樂有限公司 HKCW MUSIC COM

商店主頁
商店介紹
聯絡方式
下載App

深水埗地舖門市 南竹 快板 大板 小板套裝 小快板 金石絲竹原木色兒童快板 中間為銅錢,音色更好,專業演奏級快板、音脆而不尖、具有穿透力、專業演奏級 福建南竹,堅硬清脆,結實耐用

  • 南竹 快板 大板+小板套裝 【產品名稱】金石絲竹原木色兒童快板 【顏色】:原木色 【材質】:3年福建南竹 【型號】:KB-01 【重量】:0.25KG左右 【適合人群】:兒童及成人女士(女士手小者) 【產品尺寸】:大板:L19CM *W6.2CM,小板:12.5CM*4.3 CM
參考價
$ 298 33.2% OFF
現售價
$ 199
活動【10日限定!】購物滿$400,輸入PXX40,即減$40!

數  量
付款方式
運送方式
  • 自取 - 每件運費$0
  • 速遞 - 每件運費$60


南竹 快板 大板+小板套裝


【產品名稱】金石絲竹原木色兒童快板


 【顏色】:原木色


 【材質】:3年福建南竹


 【型號】:KB-01


 【重量】:0.25KG左右


 【適合人群】:兒童及成人女士(女士手小者)


 【產品尺寸】:大板:L19CM *W6.2CM,小板:12.5CM*4.3 CM (測量可能會有些許誤差)


 【優點】:中間為銅錢,音色更好,專業演奏級快板、音脆而不尖、具有穿透力、專業演奏級



 優點:


   1:採用成年福建南竹,堅硬清脆,結實耐用;

   

   2:由多年有經驗的老師傅經過拋光等十幾道工序製作而成;

  

   3:含6個真銅錢(並非古代銅錢,為現代銅製品),呈古色古香之氣,使得音色更加清脆;


   4:採用亮彩紅繩(非普通暗紅線),不起球,不紮竹,編的牛鼻扣更牢固,無後顧之慮;

  

   5:材料色澤晶瑩,音色醇厚集中,適用於娛樂及專業要求


快板 (曲藝曲種)

快板是一種傳統說唱藝術,屬於中國曲藝韻誦類曲種。早年稱作“數來寶”,也叫稱“順口溜”、“流口轍”、“練子嘴”,是從宋代貧民演唱的“蓮花落”演變發展而成。快板最初是作為乞丐沿街乞討時使用的一種要錢或者要飯的方式和手段,歷史相當久遠;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快板才真正作為曲藝藝術的一種表演形式而存在。建國後,快板藝術取得了極大的發展,形成了聞名全國的三大藝術流派,即:高派(高鳳山)、王派(王鳳山)、李派(李潤傑)。

快板表演方式簡單,有單口、對口、群口三種表演方式。唱詞合轍押韻自由,一段唱詞可以自由轉韻,稱為“花轍”。表演時演員用竹板或者擊打節拍,一般只表演說理或抒情性較強的短篇節目,快板書藝術形成後,也開始著重創作並表演長篇書目。快板藝術在發展的同時,也在歷史上各個時期受地域環境、地方方言和表演風格的不同,派生出諸多分支,如:數來寶、蓮花落、竹板書、說鼓子、快板書、禦板書、小快板、天津快板、陝西快板、蘭州快板、武安快板、四川金錢板、紹興蓮花落等表演形式。


種類



1、小快板

小快板即通常所說的快板詩。由一個人邊打板邊演唱,又叫單口快板。這種快板形式最易掌握,因為它篇幅短小,形式簡單,只需十句八句,或一二十句,就能迅速反映現實生活。

2、對口快板

由甲、乙兩人各數一段,交替演唱。每段句數的多少視具體情況而定,一般是偶數。它往往把若干材料連綴在一起,沒有一個貫串始終的中心事件。但組織材料仍然要緊緊圍繞主題,防止漫無邊際、雜亂無章。

3、群口快板

又叫快板群。參加表演的人數較多,四、五個人以致十來個人均可。演唱時有領有合,也可以分成兩三個小組交替演唱。有時輔以集體造型。演員的身份一般都不固定,可以是敘述者,也可以進入角色,以作品中人物的口吻演唱。這種快板形式適於表現熱烈的場面。

4、快板書

由一個人邊打板邊演唱,有時插入白口。它和單口快板的區別是:後者重點不在於交代情節和刻畫人物,而著重在議論、抒情,容量小,篇幅短;快板書則有完整的故事情節和人物形象,容量大,篇幅長,是一種敘事性的快板。


過去藝人沿街賣藝時,經常見景生情,口頭即興編詞。他們看見什麼就說什麼,擅長隨編隨唱,宣傳自己的見解,抒發感情。從編、演,到傳唱,比什麼形式都迅速。例如清末數來寶藝人曹德奎(曹麻子)編的一段唱詞(當時用牛骨板擊打節拍):骨頭一打響連聲,不表別的表前清。專制時代人民苦,人都餓成骷髏骨。自從光緒

快板

快板(2張)

 庚子年,北京鬧了義和團。四外刀兵人慌亂,城里處處冒黑煙。眼瞧大清被推倒,老百姓個個都說好。唱詞生動地反映了人民的心聲。解放戰爭中,人民軍隊進一步發揮了數來寶的戰鬥宣傳作用,戰士們編演大量快板作品,鼓舞士氣。人稱“快板大王”的畢革飛同志讚譽快闆說:歌唱英雄唱勝利,批評具體又實際。拿它娛樂都歡喜,指導工作有意義。

快板的表演方式主要有單口快板、對口快板和群口快板三種。對口快板保留了“數來寶”的原名,也有稱“對口快板”的。在工廠、部隊裡也曾出現過三、四個人演唱的“群口快板”和十幾個人表演的“快板群”。有些地區根據當地語言環境還發展成使用當地方言演唱的快板,如天津快板、陝西快板、蘭州快板等。

快板有“數來寶”、快板書、小快板、天津快板等多種形式。 “數來寶”是兩個人表演的;快板書是一個人表演的;小快板除了作返場小段以外,主要是群眾文藝活動的一種形式;天津快板是用天津方言演唱的。

快板藝術靈活多樣,豐富多彩。從表現形式看,有一個人說的快板書,兩個人說的“數來寶”和三個人以上的“快板群”(也叫做“群口快板”)。

從篇幅看,有隻有幾句的小快板,也有能說十幾分鐘的短段,還有像評書那樣的可以連續說許多天的“蔓子活”。

從方音看,有用普通話說的快板。 “數來寶”,也有用天津方音演唱的天津快板。此外,一些地方還用當地方音演唱類似快板的說唱藝術形式,如陝西快板、四川金錢板、紹興蓮花落等。

從內容看,既有以故事情節取勝的,也有一條線索貫穿若干小故事的所謂“多段敘事”的,還有完全沒有故事的。

從韻轍看,既有一韻到底的快板、快板書,也有經常變換轍韻的 “數來寶”。

快板的藝術手段

“包袱”、“誇張”、“鋪陳”是快板常用的藝術手段,但也並非是快板所“獨有”而在其他藝術形式裡“絕無”的,這些藝術手段,對快板藝術特色的形成有著重要影響。

(1)包袱快板,特別是“數來寶”,具有幽默詼諧的藝術風格,跟相聲藝術一樣,“包袱”是結構情節、刻劃人物的重要手段。 “包袱”是相聲藝術的生命線,無“包袱”即不成其為相聲。快板裡雖也經常使用“包袱”,但有時卻以情節,人物見長,“包袱”居於次要地位。

(2)誇張快板裡誇張不僅用來組織“包袱”,而且用來為描寫增添色彩,使之鮮明生動,有時兩種作用兼而有之。如李白的詩裡說的:“白髮三千丈,緣愁似個長。”事實上,決不會有三千丈的白髮。但人們在生活裡承認它不會有,而在藝術欣賞中卻理解它的存在,誇張之妙就在這裡。如前所述,作為語言藝術的誇張,既不能信口開河,又不能不擴大,因此,常常是大處合理,小處不能死摳。如杜甫《兵車行》:

信知生男惡,反是生女好;生女猶得嫁比鄰,生男埋沒隨百草!如果從語言誇張的角度理解,無疑是滿腔悲憤的傾瀉,是對當時社會黑暗的血淚控訴。反之,如果照字面摳,“生男埋沒隨百草”,男的都死光了,那么生女要“嫁比鄰”,豈能行?說起來像是笑話,其實在曲藝創作和欣賞之中卻常常可以碰到。

(3)鋪陳快板書以敘述為主,描寫成分很多,常常運用鋪陳 手法進行渲染,使抽象的內容變得具體形象、鮮明、生動。


換領辦法
本店全部分類
全部商品 (1970)